以太坊a10矿机
網站首頁 > 酒文化 > 飲者與酒

  雖然酒還是一樣的酒,但不同場景,和不同的人一起喝的酒,味道是不一樣的。因為酒不僅作為一種物質的飲品,它同樣可以是寄托人們情感、志趣、思想的精神媒介。古代有很多有意思的*名歷史場景都和喝酒有關,盡管已經滄海桑田,但那些喝酒的況味,千古相似……

  古今多少事,都付酒談中

  帝王將相之酒

  我們中國人有一種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的飲酒文化。尤其是帝王將相,喜歡用喝酒來實現自己的政治目的。那些歷史上的故事,我們并不陌生。

  一個尋常的日子,一個中年男子正在后園澆菜。這位澆菜人雖然舉止低調,但胸懷吞吐天地之志。另一位世之豪杰看出了端倪,于是邀請他來自家喝酒小敘。看到這,可能你已經猜出這兩位是誰了——正是劉備與曹操。

  小亭桌上已擺滿杯盤和酒具,其中*起眼的,要數那盤上碧色圓潤的青梅,邊上的酒樽里正嘟嘟地煮著酒。劉備見了,剛才勞作的疲累消了大半,神經這才放松了下來。

  兩人對坐,開懷暢飲。這梅子伴酒可真是香氣四溢,喝上去酸酸甜甜,口舌生津,不自覺就會多喝兩口。喝到半酣,曹操捏起一顆青梅說:“現在的天下,就像這盤中青梅,粒粒在目,這顆許都之梅,現在就在我手里啊。”說完他把青梅塞入口中,意味深長。

  拿著一顆梅子的劉備猶疑不定,正不知如何開口,眼見天邊黑云壓城,有如龍隱龍現。這時,曹操問:“使君知龍之變化否?”

  “不知。”

  “龍能大能小,能升能隱;大則興云吐霧,小則隱介藏形;升則飛騰于宇宙之間,隱則潛伏于波濤之內。方今春深,龍乘時變化,猶人得志而縱橫四海。龍之為物,可比世之英雄。玄德久歷四方,必知當世英雄。請試指言之。”

  曹操開始試探讓劉備談談天下之大,誰屬英雄的話題。劉備先后列舉了袁紹、袁術、劉表、孫權、劉璋,都被曹操否定,“非英雄也。”

  劉備只好說:“舍此之外,備實不知。” 曹操又進一步:“夫英雄者,胸懷大志,腹有良謀,有包藏宇宙之機,吞吐天地之志者也。”

  劉備問:“誰能當之?”曹操頓了頓,指指他又指指自己:“今天下英雄,惟使君與操耳!”


  這話委實讓劉備心頭一驚,手上的筷子嚇得掉在地上,剛好這時天上一個炸雷同時響起,劉備順勢以懼雷失箸掩飾了過去……

  酒宴,無論人多人少,對于古代帝王將相來說,往往都是如履薄冰、暗藏殺機的社交場合。在青梅煮酒的故事中,英雄可以在酒酣耳熱之際料定天下大勢;也有帝王在杯酒之間,解除了部下的兵權;還有人擺下鴻門宴,留下“項莊舞劍,意在沛公”的驚險一幕。哪怕是虛構的電影《夜宴》,也以錯飲毒酒作為故事的轉折,給人留下無盡唏噓。

  但此刻,我能回想起*震撼的場景,還是曹孟德那天在軍中至酒,百萬雄師,飲馬長江,他對著朗朗皓月,歡宴諸將,伴以隆隆鼓聲,舉杯痛飲,慷慨激昂地賦了那首《短歌行》:“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,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慨當以慷,憂思難忘,何以解憂,唯有杜康。”

  酒,往往與英雄豪情,逍遙俠客聯系在一起,有時候一個人喝高興了,會特別想讀三國或武俠,大家可有同感?

  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

  隱者之酒

  自古以來還有何人愛喝酒?隱者。說起隱士,就想起魏晉風骨,竹林七賢。上次酒的雅號一文中說到阮籍借喝醉來躲避政治聯姻,今天又想到兩個關于他的喝酒小故事:

  阮籍有一次聽說步兵營的廚師善于釀酒,貯有三百斛美酒。嗜酒的他就請求去當步兵校尉,這樣就好每天痛快地喝酒了。但是阮籍喝酒有許多奇怪的癖好,比如他鄰居家有位婦人,貌美如花,天天在店里賣酒。阮籍就常到她店里喝酒,每飲必醉,之后就毫無顧忌地睡在婦人身邊。漂亮婦人的丈夫起初很懷疑,以為他有什么不軌企圖,悄悄觀察了好長時間,并沒發現阮籍有什么歹意,心里也就釋然了。

  阮籍當官時,并不處理公務,每天四處游玩,哪里有酒宴,總少不了他。當時司馬昭想取代曹奐當皇帝,想讓阮籍起草勸進書。阮籍知此不義,喝得爛醉,故意忘了寫。使者來取文稿時,他還醉著趴在桌上睡大覺。使者把他叫醒,醉眼惺忪的他見不得不寫,于是伏案疾書,不多時,一篇文辭清正、氣勢雄壯的《為鄭沖勸晉王箋》便一氣呵成,一字不用改,使者嘆為觀止。

  世人皆知隱士們好酒,其中一原因自然是因為本身愛酒,但還有一重要原因是借喝酒抒發心中的郁結。那些放任越禮和名士風流的背后,更多是無法言說的凄愴和辛酸。所以《世說新語》里一個叫王大的人說:“阮籍胸中塊壘,故需酒澆之。”


  蘇軾也是如此,他的一首《臨江仙》,開頭是:“夜飲東坡醒復醉”。那天,他喝醉回家已是萬籟俱寂,只聽到家童睡著時雷鳴般的呼吸聲,他敲了敲門,不應,只好倚著拐杖聽濤濤江聲。漸漸地,他心生感悟,宦海浮沉,身不由己,人什么時候才能忘記功名利祿呢?這時,夜闌風靜,水波不興,大自然呈現出安寧靜謐的曠達境界。

  蘇東坡*后寫道:“小舟從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”如果能脫離世俗的牽絆從此進入一個自由自在的廣闊天地就好了。這首詞*后悠遠的韻味,讓人忍不住想起那些同樣余韻悠長,收尾干凈的好酒,強烈地存在過,卻不帶走一片云彩。雖然蘇軾在酒后生出隱逸的念頭,但他卻并非真的隱士。


  關于這個故事,*后還有個彩蛋:有官員看到這首詞,以為蘇軾真的要去當漁父跑路了,趕緊到他家去抓他,誰料到了才發現,東坡居士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呢。

  古人愛酒的多,但深得酒中真味的人少。隱者陶淵明就是這少數之一,中學課本上有他的《飲酒》,如今再看這詩,發現里頭一個字都沒有提到喝酒,或許這是他喝酒之后所感悟所寫,就取了這標題,但細看詩中意思,發現還真是喝酒到了一定境界才會產生這種體驗:

  “結廬在人境,而無車馬喧。

  問君何能爾,心遠地自偏。

  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。

  山氣日夕隹,飛鳥相與還。

  此中有真意,欲辯已忘言。”

  陶淵明愛酒,追求的是物我兩忘,這才有了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。”不是“看”、不是“望”,而是剛好地抬起頭,南山就在眼前自然而然地“出現”了。“花看半開,酒飲微醺”,喝得未滿不盡興,喝得過度就醉了,恰好到達一個平衡的界點,才能物我兩忘啊。

  如今不少在田間勞作的酒農也是如此,他們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一年四季在天地間,伴隨著自然萬物的呼吸,用自己的勞動創造出屬人的價值,釀造出令人驚艷的、偉大的美酒。這樣的感動恐怕也只能用“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”來形容了吧?

  舉杯邀明月,對影成三人

  文人雅士之酒

  士大夫是中國古代知識分子的統稱,他們是社會上層建筑、文化藝術的創造者和傳承者。其實上面說的隱士也都是“士”。他們是社會精英,掌握著文化的話語權,酒在這些文人雅士身上,從形而下的物質上升到形而上的精神,即便是豪情也*不是市井的“酒足飯飽、呼群三五”,不同的文人,不同的場景,他們也能把酒喝出萬般滋味來。


  如果我們在無人陪伴獨酌自飲的時候,可以學習具有豐富想象力的李白,在花間置酒,說是說花間,其實就是找個環境好點的地方,比如陽臺花園或簡單在沙發上窩著,再點個蠟燭。看看李太白的“舉杯邀明月,對影成三人”,這喝酒的好心情也是必不可少的,即便無人陪伴,還有天上的月亮,對著影子就有三個人了。如果再來點音樂,說不定喝著喝著,也能“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亂”了。

  雖然《月下獨酌》里的李白是孤寂的,但這并不妨礙我們像詩人一樣擁有一顆追求美好的心。況且孤獨本是好事,獨酌有獨酌的好,適合靜思,適合品飲,它能幫助我們集中精神仔細體會一支好酒微妙的變化。而獨處會幫助我們成為更好的自己。

  還有一位士大夫在吃喝玩樂上,*是風雅,他叫張岱,大家可能都聽說過他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那時,西湖下了三天大雪,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。某天,張岱獨自撐著一葉小舟,擁著厚厚的毛皮大衣,帶著火爐要往湖心亭看雪。本來嘛,他是想著“孤光自照,肝膽皆冰雪”的。誰知道,到了湖心亭,他傻眼了,原來早已有人捷足先登。兩人鋪著氈子,相對而坐,一個小童把酒爐燒得滾沸。這兩人看到他也很驚喜:“想不到湖中還有會您這樣的人!”于是,他們就拉他一起喝酒。三杯下肚,片刻閑談,便告別了。下船時只聽船夫喃喃道:“莫說相公癡,更有癡似相公者!”


  無論春夏秋冬,張岱都很會享受,在《西湖七月半》里,他的做法也很有意思。杭州人在中元節有來西湖賞月的傳統,而張岱也真是毒舌,眾人看月,他看眾人,還將賞月人歸為幾類:大擺排場的達官貴人、附庸風雅的名娃閨秀、作態賞月的名妓閑僧、衣衫不整的慵懶之徒、低調清逸的文人雅士。但當“笙歌散盡游人去”,那些低調的文人雅士才搖著小舟,從隱匿的樹下出來。這時,月如鏡新磨,照得山水都恢復了清凈。“張岱們”就呼朋引伴,和韻友名妓們匯聚到一起,一時間,觥籌交錯,喝著小酒,淺斟低唱。待到月色蒼涼,天際發白,人們才散去。然后,張岱就放開繩索,讓小舟在十里荷花之中隨意漂蕩,在迷人的香氣中,酣享清夢。


  有人不愛湊熱鬧,但有人卻恰恰相反,《醉翁亭記》里歐陽修那與民同樂的場景倒是給了“獨樂樂不如眾樂樂”一個貼切的注腳。

  上述那些人都是尋找喝酒的意境,而有的人是喝酒是為了給自己尋找靈感,書法家張旭無疑是后者。張旭的狂草聞名天下,也是醉后的結果。他每次喝醉就開始寫草書,還揮筆大叫。甚至將頭浸入墨汁中用頭書寫,以至于世人稱他為“張癲”。等他酒醒后看見自己用頭寫的字,還認為這些字神異不可重得,真是癡狂!


  如魚飲水,冷暖自知

  凡人之酒

  普通人總是要面對七情六欲、聚散離合、生老病死的時刻。這時,喝酒就會成為人們應對艱難生活的方式。

  離別之酒很常見,我們有散伙飯、謝師宴,送別朋友的時候總要喝上兩口的。

  在過去,和情人離別,我能想到柳永的《雨霖鈴》:“都門帳飲無緒,留戀處、蘭舟催發。執手相看淚眼,竟無語凝噎。”情到深處,相顧無言,惟有淚千行。以至于“今宵酒醒何處?”才驚覺自己已在曉風殘月的楊柳岸邊。不知為何,此刻腦海中竟浮現出李探花的形象來。哦不!好像是謝曉峰更加貼切——曉風殘月嘛!


  白居易在*名的《琵琶行》中也是在潯陽江頭夜送客人,但當時,他們舉杯卻無音樂,留下“醉不成歡慘將別”的寥落氣息,只能望著浸潤在茫茫江心的皓月。但突然之間,聽見琵琶聲起,這才“添酒回燈重開宴”。

  王維在《送元二使安西》中也提到,“勸君更盡一杯酒,西出陽關無故人”。看來飲酒,似乎成了人們送別的傳統。

  快樂的時候喝酒,倒是我個人提倡的適飲場景。因為酒是情緒放大器,開心的時候來一點,只要不貪杯,好心情也有利于健康。


  畢竟李白也說了:“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”,況且“古來圣賢皆寂寞,惟有飲者留其名”,倒不如“呼兒將出換美酒,與爾同銷萬古愁”!

  平時沉郁慣了的杜甫如果忽然來一句“白日放歌須縱酒,青春作伴好還鄉。”那也是叫人非常驚喜的。

  李清照曾寫過兩首《如夢令》,一首是回憶她少女時代郊游的場景:“常記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歸路。興盡晚回舟,誤入藕花深處。爭渡,爭渡,驚起一灘鷗鷺。”喝酒賞玩*是歡樂,王羲之在《蘭亭集序》中記述了人們曲水流觴,暢敘幽情的場景,真是美妙至*!我們普通人倒是可以在農家樂的時候和家人、朋友聚在一起,享受“開軒面場圃,把酒話桑麻”的田園野趣。


  還有一種時刻我們會特別想喝酒,或是喝著喝著就產生了這種情緒,那就是思念。人們會在思念故鄉的時候想到“濁酒一杯家萬里”;會在想念親人的時候遙望圓月“把酒問青天”;會在漂泊懷人的時候對酒當歌“擬把疏狂圖一醉”;會在清明時節雨紛紛的時候“借問酒家何處有”;會在思念戀人的時候“東籬把酒黃昏后”……

  又可能在很多時候,我們在酒中喝到或辛酸或苦澀的味道,因為有句詞說酒入愁腸,會化作相思淚。

  那么你呢,在酒中喝到的是憂傷還是快樂?

  但無論人生是什么況味,*精彩的味道,畢竟還是在杯中啊。

以太坊a10矿机 股票涨跌的本质 北京快乐8 捷报比分即吋足球比分 四川金7乐 球探比分安卓下载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 交易秀配资 皇冠比分99814纯净版 广东十一选五每期* 四川金7乐 江淮安徽麻将app 3d开机和试机号 湖北十一选五 福建三明人打什么麻将 3d开奖结果今天试 福建31选7